广告

搜索热点: G20峰会 宜人贷 互联网金融 消费金融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作家 > 详情

清理整顿交易所六年 缘何越清理越多?

2017-02-17 15:35:01 | 发布者: abalone | 原作者: 本站编辑 |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从2011年到2017年国务院三轮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然而却出现越清理越多的尴尬局面。究其原因关键还在于中央与地方利益的博弈,...

 
        清理整顿交易所六年  缘何越清理越多?
 
        【摘要】从2011年到2017年国务院三轮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然而却出现越清理越多的尴尬局面。究其原因关键还在于中央与地方利益的博弈,地方政府的阻力和地方保护主义作祟。笔者在追溯清理整顿交易所的来龙去脉基础上,探究这一棘手金融监管问题的未来发展趋势和解决对策。
 
        2017年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在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主持下,自2011年的第三轮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运动。然而时隔六年后,交易所总量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311家。如此现状,不能不令人忧心。笔者在追溯清理整顿交易所的来龙去脉基础上,探究这一棘手金融监管问题的未来发展趋势和解决对策。
 
        一、一度野蛮生长的各类交易所
 
        众所周知,目前国内经国务院批准的正规合法的全国性交易所只有8个,3个证券4个期货1个贵金属,它们分别是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股指期货交易)、上海期货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郑州商品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大连商品交易所(商品期货交易)和上海黄金交易所(贵金属交易)。然而,目前通过地方交易所摸底调查结果表明,国内共有1131家交易场所。
 
        从2008年天津稀有金属交易市场成立开始,到2016年国内各类交易所野蛮生长,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在不同发展阶段又呈现不同的特点。
 
        (一)、贵金属交易所和文化艺术交易所时代
 
        最早的2008年-2011年是黄金为主的贵金属交易所和文化艺术交易所时代。根据粗略梳理,早期的地方金属交易所大致如下。
 
        2008-2011来部分金属交易所成立一览表
 
 
        而业内人士回忆起当年的文交所之乱,更是触目惊心。2009年9月天津文交所成立,2011年1月首次开始推出国内首份艺术品份额产品交易,引发各地闻风而动,纷纷效仿,至2011年底国内文交所数量已经超过40家。
 
        (二)、白银交易所时代
 
        2012年之后,随着央行清理整顿黄金交易所后,地方性的白银交易所大行其道,经历2013年的癫狂之后,2014年央视315也曝光现货白银骗局。粗略梳理2011年-2013年国内部分白银交易平台大致如下。
 
        2011-2013年成立的国内白银交易平台(不完全统计)
 
名称
运行时间
批准机构
交易品种
 
昆明泛亚黄金交易所
2011年4月1日
昆明市人民政府
黄金 白银
 
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
2011年4月21日
昆明市人民政府
白银、铟
 
昆明贵重金属交易所
2011年5月12日
昆明市人民政府
白银,铂金,钯金
 
海西商品交易所
2011年5月31日
福州市政府
海西银,茶叶等
 
青岛国金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1年6月9日
青岛市政府
白银
 
无锡君泰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1年7月
江苏无锡市政府
君泰银
 
青岛华益金安贵金属交易所
2011年7月26日
青岛市政府
白银
 
湖南润达商品交易市场
2011年10月28日
湖南省政府
白银 铂金
广东汇金贵金属交易所
2011年11月
广东省政府
白银 铂金
 
中国平安西双版纳金融资产交易所
2011年11月
云南省政府
白银  电解镍
 
江苏大圆银泰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1年12月
江苏省政府
白银
 
安徽芜湖瑞川银交易所
2012年5月
芜湖市工商局
瑞川银
 
安徽金锐银贵金属交易所
2012年7月
安庆市工商局
金锐银
 
乾丰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2年8月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
白银
 
陕西祥泰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2年11月
西安市市政府
白银
 
黑龙江北通贵金属运营中心
2012年12月
海伦市政府
北通银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2012年12月19日
海南省政府
 
白银,铂金,钯金
汇丰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3年1月
浙江兰溪市政府
白银
 
祥元银贵金属交易中心
2013年4月1日
安徽省政府
白银
 
        (三)、原油邮币卡和微盘时代
 
        当“白银时代”终结之后,2014年-2016年是原油、沥青等大宗商品交易所和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商品微盘时代。2017年新春伊始,腾讯与工行合作上线“微黄金”交易,京东进军邮币卡电子盘交易,迅雷也与广东贵金属交易中心合作上线“迅雷爱交易”。如此的热闹场景,不能不引发市场关注。
 
        而综合来看,根据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权威盘点,近年来部分交易场所的违规交易方式归类如下:
 
        第一,一些交易场所公然违反国务院38号、37号文件规定开展连续集中竞价交易,诱导大量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参与投资;
 
        第二,部分贵金属、原油类商品交易场所开展分散式柜台交易涉嫌非法期货活动;
 
        第三,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开展现货发售模式涉嫌市场价格操纵;
    
        第四,一些交易场所会员、代理商等机构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
    
        第五,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
     
        第六,“微盘”交易涉嫌聚众赌博。
     
        显而易见,以上种种违法违规行为,可谓欺诈不断,极大损害投资者利益,维权事件(比如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昆明泛亚贵金属交易所等等)此起彼伏,危及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也不利于国家集中监管和风险控制。
 
        二、三轮清理整顿交易所“运动”
 
        粗略统计,近六年来国务院相关部委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共有三个阶段。
 
        (一)、第一阶段,2011年11月24日,国务院正式发文《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即著名的国务院38号文件,规定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必须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设立。同时规定建立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联席会议制度。
 
        2012年2月2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提出清理整顿交易场所在6月30日前完成。
 
        2012年7月20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同年7月27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会议暨部际联席会议第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这一阶段主要的成果是关闭了湖南维财贵金属交易所等一批违规交易所、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黄金交易停止和国内地方性文交所等的整改。
 
        (二)、第二阶段,2014年6月24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关于开展各类交易场所现场检查的通知》(清整联办28号文件)。这一阶段相比前一阶段更是“雷声大,雨点小”,可谓收效甚微。
 
        (三)、第二阶段,就是2017年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深入开展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行动,用半年的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至于最终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
 
        三、缘何各地交易所诸侯割据 纷纷涌现
 
        近年来各类交易所疯狂生长,其密集的分布,简直如同“诸侯割据”。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如下几点。
 
        其一,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暴跌,让市场看到了其巨大的获利空间,开办交易所坐地收钱是直接的利益动机。同时,最近几年来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实体经济不够景气,开办交易所也成为地方政府促进经济转型的重要手段之一。
 
        其二,地方政府受利益驱动,在金融创新名义下纷纷成立各类交易所,这也迎合了地方政府建立金融中心,争夺部分地方特色稀有资源定价权的雄心。正如北京工商大学教授胡俞越指出,地方政府热衷于建设市场,因为交易所的设立可以形成聚集效应,不仅能吸引巨大的资金流,而且如果交易所做大,对相关的仓储、物流等行业都有益,同时又可为地方政府增加税收和就业。著名的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早在2011年即纳税1.6亿元。
 
        其三,主流交易所交易机制不够健全,不能充分满足国内广大民众的投资需求。比如,在国务院2011年38号文件之前,国内贵金属交易领域的上海黄金交易所交易时间不够连续,同国际市场脱轨,而且交易门槛较高。于是以24小时交易和低门槛吸引广大投资者的地下炒金和国内各种地方交易平台泛滥。因而国内各类交易所风起云涌,凸显了国内居民投资渠道仍狭窄,投资品种仍不够丰富。
 
        其四,行业法律法规空白,多头监管和地方政府“属地”监管存在。目前我国仅有专门的《证券法》和《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对于大宗商品等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而且多头监管存在,对于地方性交易所归属地方金融办监管,没有集中监管导致地方交易所一度野蛮生长。
 
        四、反思:六年清理   缘何愈演愈烈
 
        笔者认为,六年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不减反增、愈演愈烈的症结在于中央与地方利益的博弈,地方政府的阻力和地方保护主义作祟。地方政府在清理整顿中担心的不只是税收和相关产业发展,更有失去全国大宗商品定价中心的顾虑。如果彻底执行国务院整顿精神,不仅不能再做大各类交易所的规模,而且还会忍痛关闭部分交易所。
     
        正如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指出,一些地方交易场所不但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在很多交易所中,地方政府很可能是以国有投资公司的形式成为交易所股东。个别民营交易场所甚至有地方政府官员参股经营。“谁的孩子谁抱”一些违规违法的交易场所必然会得到地方政府和地方政府官员的“呵护”,让地方政府拿自己的孩子开刀,地方政府能下得去手吗?
 
        因而总体来看,交易所整顿需要较长的路途。在这背后的关键阻力是地方保护主义的存在,中央和地方利益的博弈。这像极了《西游记》里面的情节,能被孙悟空打死的都是没有后台和背景的小妖精,而凡是有后台和背景的妖怪则被观音大师或如来天尊留下了,清理整顿交易所也如此。
 
        五、未来清理整顿交易所发展对策
 
        综合如上分析,未来的清理整顿之路或难一帆风顺。笔者提出如下几点政策建议。
 
        第一,对大宗商品市场集中监管,打破多头监管的尴尬局面。比如当前的贵金属领域,国内金银及金银市场的监管部门是央行,而商业银行个人金银投资理财业务的主管部门是银监会,一般金银生产及首饰经销商的业务监管则是国家工商局。对此,笔者建议,这种多头监管的局面,必须尽早打破。这首先需要法律明确,将大宗商品市场的监管纳入统一的部门如央行或证监会。地方交易平台的诸多投机乃至违法犯罪行为,就是因为缺乏必要的监管。
     
        第二,进一步推动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需要法律先行,明确细则。当前虽然经过国务院数次发文和三次部际联席会议,取得一定成效。但后续哪一类交易所可保留,哪一类可关停,新成立交易平台有何标准,具体的成立审批流程,受何监管等等,都需要法律细则来明确。这就迫切需要法律先行。
     
        第三,积极借鉴国际主交易所的并购经验。国际交易所近几年来的趋势是合并和集中。我国国内的地方交易所未来由分散到集中是不可阻挡的趋势,我们也可积极推动大小交易所之间的并购,最终组建富有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大型交易所。
     
        第四,必须高度重视投资者维权和教育工作。对当前投资者误信非法平台导致损失而产生的维权行为,积极而妥善处理。对于部分地方交易所存在的“坐庄”、“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绝不纵容姑息,必须严肃查出,依法制裁和大力打击。同时,对广大投资者教育工作时刻不放松,积极引导投资者选择正轨合法的投资渠道,增强风险管理和控制能力。
!本文由网贷天下专栏作家撰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刊登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天下和作者,违者必究。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0条) 评论

相关阅读

abalone

经济学学士,拥有证券期货从业资格和黄金投资分析师。贵金属资讯门户中国黄金资讯网等网站主编7年之久,曾带过由硕士研究生组成的资讯研究团队,作品在中国黄金报、期货日报、经济观察报等发表。近年来积极关注P2P网贷行业,有深厚的行业研究能力。

擅长领域:

文章:79     人气:3652
关注网贷天下
关注互金花絮
  • 客服热线:0571-28999315
  • 业务QQ:2556787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