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行业观察 > 详情

直击红岭创投清盘与转型 十万投资人能上岸吗?

发布时间:2019-04-0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国际金融报  
我有话说 | 分享 |

  南通,是老周的家乡,也是红岭创投 、上市公司深南股份的总部所在地。


  “为什么邀请大家到南通?因为大家都是投资人,当老周达不到承诺的时候,可以找到这里来。”3月30日,红岭创投在总部大楼——江海财富大厦里召开了二度宣布清盘后的首次投资人交流会,董事长周世平在会上延续了以往的开诚布公。


  自称“老周”的周世平,因为直诚获得了一众投资者的青睐,是网贷圈里的“网红”。当日,有投资人喊话:“老周不离,我们不弃”,“还想跟老周再干10年”。《国际金融报》记者在现场随机采访的几位投资人也表达了对红岭创投的信任,表示“红岭很透明,标的都是真实的”。


  在交流会上,红岭创投再次“自揭家丑”,披露了清盘和转型路上的最大障碍:预计损失10亿到15亿元,不良资产达107亿元。


  不过,老周表示,预计3年把缺口补掉。“实在补不了,我老周,包括红岭控股所有的资产都可以拿出来填补红岭创投的缺口”。


  至于不良资产处置,老周在4月3日曾发文称,“获得重大进展,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某资产管理公司正式介入红岭创投不良资产处置,并已经在杭州某项目正式开始尽调。”


  4月8日早间,老周披露了不良清收的最新进展:以四大之一的资产管理公司A公司欠款作为还款来源,通过高息短期借款来补充红岭创投流动性,今天上午开始发标借款,总金额3个亿。


  直击红岭创投清盘与转型


  红岭创投总部大楼坐落在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距离南通汽车站20分钟左右车程,记者3月30日跟随投资人一起实地探访了号称价值10亿元的江海财富大厦。


  大厦由AB两栋大楼上下连接而成,耸立在高架路出口旁,正前方有大石横卧,上刻“深南股份”四个大字,大厦两侧顶层则放置着红岭控股硕大的Logo,十分醒目。


  《国际金融报》记者赶到现场时,陆续有挂着浙江、上海及南通本地等牌照的轿车驶来,其中有不少豪华轿车,大厦安保人员引导鱼贯而来的汽车驶入地下停车场,几个着黑西装、戴墨镜的壮小伙站在正门口,迎接到场的投资人。


  这或许可以说是一场“迟来的交流会”。记者梳理发现,这已是老周二度宣布清盘。


  早在2017年7月,周世平就曾宣布,红岭创投2020年底前退出网贷市场;而后的2018年1月,合规之风刮遍互金界,周世平改口,在其官网表示“仍然要做合规网贷业务,决定清盘大标不合规网贷业务”。


  2019年3月,周世平再度宣布清盘。在《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一文中,周世平对清盘考虑给出解释:“监管部门领导考虑到行业稳定的原因,电话提醒老周改为合规备案,近两年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并且征求监管层意见,近期红岭创投正式提出清盘时间表及初步方案。”


  这场投资者交流会,在大厦A座15F会议室召开,侧边的小会议室当日上午刚刚开过红岭创投的股东会。


  下午,周世平提前入场,不时有投资人围着他,和他交流,也有投资者要求和他合影。14:00左右,交流会正式开始。记者拿到的会议流程显示,交流会核心是红岭各高管向投资人讲解现状及转型的方向。


  根据流程单,原本是安排周世平先讲“红岭的优势与安全性”,红岭创投总裁项旭接着讲“红岭创投资产情况”,深南股份副总裁、亿钱贷总经理闫梓再讲“亿钱贷2019年规划”,深南股份副总经理张青、红岭控股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陈婕、红岭控股投资副总经理黄秋菡分别介绍“红岭FOF产品规划”、“红岭财富管理规划”及“红岭未来的投资方向”。


  而实际上,项旭先于周世平,首先对红岭创投的现状做了介绍。周世平在项旭之后概述了红岭清盘与转型的相关情况,并花了很多时间和投资人交流。闫梓没有讲“亿钱贷2019年规划”,主要分享了鉴别网贷平台的经验。张青并没有登台演讲,关于“红岭FOF产品规划”部分直接被舍去了。


  会上,项旭披露了最新的经营数据,截至3月29日,红岭创投投资人数98549人,出借人待收余额197.34亿元,其中官标(红岭创投官方发布标的)184.61亿元,净值标12.73亿元;借款人待偿余额219.27亿元,其中待偿本金162.28亿元,待偿利息56.98亿元(对公待偿利息是52.09亿元,个贷待偿利息是4.4亿元)。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标平台”、“刚性兑付”这些显著标签,曾一度成就了红岭创投的“辉煌”,但也正式因为这些特色,最终“击垮”了它。


  周世平称,红岭创投从2009年开始做网贷,首创本息垫付模式,将创投者的风险转移到平台。但“保本”模式本身也是违规操作,红岭创投清盘一方面是监管要求,另一方面也有历史遗留问题。


  百亿不良、十多亿亏损成拦路虎


  “因为红岭的大标特别多,不符合网贷小额、分散的发展方向,之前提出过要退出,现在又宣布清盘,这个纠结的过程可以看出红岭创投合规整改的难点,所以转型是必然。”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红岭最大的难点不在转型,而是消化历史存量的债权。当然,投资人、债务人的关系也是很难处理的事情。”


  据披露,红岭创投清盘的初步方案为:


  2021年12月底清盘平台线上债权资产,未到期部分债权由红岭控股全额收购;旗下投资宝平台全面转型线下私募,原有线上标的分批置换并对应优质资产,线上平台2021年12月底之前清理完毕;旗下亿钱贷平台资产合规并已银行存管,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


  从交流会上披露的数据也可以看出红岭创投清盘面临的困境。当被投资人问及不良资产规模时,周世平表示,“不良这块目前总的数据是107点几个亿”,而一年前披露的不良资产是50亿元。


  分析师李鹏飞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红岭创投清盘的难点在于历史不良资产目前尚未完全收回。大额不良资产一般处置的周期较长,即使赢了官司,资产执行、处置变现的时间也较长。此外,大标资产清退的期间可能还存在资产质量下降、贷后管理出现问题等潜在风险。


  网贷资深分析人士陈芮(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红岭创投的清盘其实酝酿了很久,主要面临历史遗留的大额标和净值标问题。陈芮指出,由于网贷的资金端多对接散户出借人,风险承受能力弱,又没有严格的机制筛选合格投资人,因此网贷大额标风险相当之大。


  关于净值标,陈芮称,红岭创投是净值标的发源地,存在一套较为系统的运作模式,甚至衍生了一批专门依靠净值标套取利差的“黄牛党”。不过,陈芮强调,净值标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增强了流动性,但在经济下行的环境下容易导致风险传染,其实就是一种变相杠杆,因此被监管所禁止。


  交流会上,红岭高管也披露了红岭创投在清盘中的潜在风险。项旭表示,“待收权益当中,有一部分是收不回来的。比如,广州置业一个多亿,从目前情况来看是100%损失掉了。最终,我们收回来的减掉给投资人的,大概还有10亿至15亿元的损失。”


  至于亏损的原因,项旭表示,红岭创投高速发展下,有些是临时组合起来的团队,管理人员有道德上的风险,“在细节上、管理上,我们没有把握住,造成了大额贷款清收难度比较大的局面,像广州置业,明显的失误是动产质押没有管住”。


  项旭坦言,“如果我们新业务不做了,这个损失可能还要扩大。我们知道有的小平台,一两个亿(损失)就关门了,15个亿是巨额,如果最终的损失我们不能把它弥补,红岭创投说三年清盘、良性退出、送投资人安全上岸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不过,整体来看,红岭方面对于存量业务按计划清理显得信心满满。项旭表示,一方面,红岭创投的标的都是真实、有抵押的,“总体把握没错,押宝押在地产商和土地上,经过几轮增值,现在抵押物都大幅度增值”,“政府也有意帮助红岭创投清收”;另一方面,通过红岭控股的布局和新业务的发展,产生的利润可以弥补预计的损失。


  陈芮认为,红岭创投顺利清盘有三个要点:一是要维护出借人信心,避免债转的堵塞导致流动性问题;二是要盯住大标业务动态,对贷中贷后持续跟进;三是循序渐进处理违规存量标的,用时间换取风险缓释。


  对于红岭全面向线下私募转型,业内多位受访者认为,同样存在不小的难度,因为网贷和私募从产品设计到面向的客群及募集方式都有所不同,网贷平台转型私募难度较大但意义不大。另外,记者了解到,红岭系目前有两块私募牌照,至于其他牌照,周世平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备案过程中”。


  陈芮指出,一般网贷平台转型线下私募困难重重,但红岭创投以“大额标”、“净值标”起家,因此红岭创投的投资人相对于一般网贷平台的投资人更符合私募合格投资人的要求,这或许也是红岭创投转型线下私募的个中原因。


  “网红老周”构筑红岭系版图


  实际上,如何利用“网红老周”的个人IP留住高粘度的红岭创投用户,并迁移到红岭系的其他平台,是红岭创投清盘和转型的关键,也是红岭布局的方向。


  陈婕在交流会上表示,红岭控股财富管理中心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承接我们线上的客户”,让希望做线下合规的产品及财富管理的客户,能够有专业的人服务,这是财富管理中心成立的初衷和使命。


  陈婕表示,未来,红岭财富会以两个板块为主:一是以自由基金管理人牌照来发布相应的固收类、证券类、一级或二级市场的股权投资;二是设计特有的公募产品。红岭财富管家将通过充分了解客户的年龄、需求、期限和收益情况,利用红岭上市公司自身优质资源寻找或筛选市场上中立的信息,根据综合性情况制定最适合客户的财富规划。


  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7月周世平宣布红岭创投2020年底前退出网贷市场时,就表示将转型“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四大业务,并打造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红岭控股”。


  根据记者掌握的资料,红岭控股于2017年1月正式成立,始于2009年成立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红岭创投,并拥有三元达(现名深南股份,股票代码002417)上市平台。红岭目前已发展成集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四大核心板块的全产业链金融生态平台。


  其中,产业金融板块拟布局产业基金、供应链金融、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金融产品;创新投行长期关注军工、高端装备制造等发展方向,致力于为上市公司提供集股债融资、项目支持、并购结构设计、管理咨询等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业务涵盖不良资产处置,资产要素交易平台,企业资产重组服务等;财富管理板块则涵盖网络借贷平台、综合理财服务平台和金融科技开放服务平台。


  显然,上市公司金融体系搭建是红岭控股版图中的重要一块。对外宣传上,深南股份和红岭控股都定义为“全产业链金融生态服务平台”,深南股份板块涵盖产业金融、金融科技、资产管理及大数据。


  其中,产业金融包括商业保理和融资租赁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则包括亿钱贷和投资派两大平台,资产管理业务包括信隆资管、深南资管和福田财富三方面,大数据业务则由广州铭城计算机有限公司开展。


  资料显示,三元达于2010年6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5年周世平成为公司实控人和董事长。2016年三元达先后布局商业保理、融资租赁、金融科技、大数据、资产管理等金融领域新业务。


  具体来看,2017年9月红岭控股及周世平增持三元达股份比例达25%,此后的12月,三元达完成通讯及相关资产出售事宜,2018年2月更名为深南金科股份有限公司,证券名变更为深南股份。同年3月,深南股份收购广州铭城计算机有限公司51%股权及深圳市亿钱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后者正是红岭唯一留存备案、用来承接小额分散投资人的网贷平台亿钱贷的运营主体。


  此外,记者了解到,红岭目前拥有深圳市前海可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可信资本”)和青岛红岭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两块私募牌照,还推出了红岭臻选电子商务平台。


  但是,可信资本并没有出现在红岭控股大版图中。记者也是在周世平向投资人介绍相关情况时才了解到可信资本,周世平对可信资本此前的业务模式和管理团队并不满意。


  陈芮表示,周世平的整体布局是为了尽可能多承接红岭创投的投资人,小额分散的投资人引导到亿钱贷平台,喜好大额标的投资人引导到线下私募,为高净值或超高净值投资人设计财富管理公司做定制化服务,此外还布局了电子商务平台,最大程度增加用户粘性,足见其用心良苦。

相关阅读

评论已有 0

新版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