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行业观察 > 详情

不“一刀切”银行如何鉴别企业,国务院金融委:考验监管艺术

发布时间:2018-11-19  作者:李丹丹  来源:上海证券报  
我有话说 | 分享 |

“今年不乐观!” 广东一家智能化家居研发企业的董事长李明(化名)一落座就直呼。

“难在哪里?”“回款难、订单减少。”

国务院金融委第一督导组组长、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扭头问其他企业:“现在是不是有普遍性,收款时间变长了?”

“是的,这是普遍情况。”另几位企业主点头认同。

没有寒暄,直切主题;没有客套,直说问题;没有正襟危坐的汇报读稿,插话交流才是常态。这是11月6日发生在广东大厦北江厅的一幕。

11月5日至9日,记者跟随国务院金融委第一督导组在广州市、佛山市、深圳市深入走访和座谈,听取经验、反映问题、汇集建议。

上述发生的对话,折射出此轮融资难、融资贵,与当下宏观经济环境密切相关。受订单下滑、货款周期拉长等因素影响,部分企业面临短期的经营困难和流动性问题。

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对于遇到困难的企业不能搞“一刀切”。如何甄别不同企业的不同情况,一企一策,在扭转市场失灵的同时避免道德风险,实现商业可持续,是商业银行、地方政府乃至宏观调控部门必须面对的“考题”。民营经济占据广东经济的半壁江山,广东地区积攒的经验、总结的教训,或许可以借鉴一番。

对困难企业:

从“一刀切”到“差异化”

今年部分企业的经营状况确实不太乐观。“七八月开始盈利下滑明显,可能明年上半年会更明显。”李明称,客户以往是2个月左右付款,现在拖到了6个月左右。

11月8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广东佛山召开座谈会。

佛山一家电气企业董事长也表示,今年回款较慢,上半年销售额不到4000万元,至今尚有3000万元未收款。

类似情况必然对融资带来影响。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此前指出,“融资的高山”是多重矛盾和问题碰头叠加的综合反映。一方面,民营企业受外部因素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影响,在经营层面遭遇困难,会自然反映为融资能力的下降;另一方面,金融机构的顺周期行为,风险偏好下降,有的金融机构惜贷断贷,又会加剧企业的融资难度。

近期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决不能搞简单化“一刀切”,要客观对待民营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采取精细化、有针对性的措施。

从“一刀切”到“差异化”,首先需要金融机构精通“识企术”,在甄别企业的前提下,针对不同情况对症下药。深圳农商行的一位支行行长指出,面对企业经营困难,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假如是因为企业经营主有不良行为,那我觉得不能救”。

据悉,监管部门正在不断总结经验,也积累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将不断完善和推广。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公司治理良好,负债水平合理的民营企业,属于银行的战略性客户资源,其如果暂时出现流动性困难,应该提供融资支持。

但是有一些民营企业在前期扩张过度,多元化经营,盲目加杠杆,对其救助就需要慎重。

督导组内一位人民银行人士告诉记者:“这种时候,就要考验监管艺术了。如何能够把问题疏导了,避免引起连锁反应、社会问题,同时也能够尊重经济规律,避免道德风险。”

11月8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深圳召开座谈会,深圳市常务副市长刘庆生介绍相关情况。

银行摸索门道:

不看报表看电表 信用画像更可靠

11月7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广东南海农商银行调研,督导组人员正在查看中小企业融资账目。

“其实今年下半年,主动找上门的银行很多,但是一看我们公司的财务报表,比去年利润差,就打退堂鼓了。”深圳一家从事嵌入式产品开发的企业在座谈会上“吐槽”。

当记者把这个声音传递给隔壁会议室的银行时,“只要他在坚持经营主业,你介绍给我,我来帮他度过难关!”一家国有大行深圳分行的负责人积极回应。

“谁没有困难的时候?”他表态,假如企业能坚持维护信用,正常还款,即使短期经营困难一点,银行肯定想办法贷款。而且为了解决暂时遇到流动性困难的企业转贷周期的问题,该行正在尽量拉长账期,从一年拉长到三年。

如何识别企业经营正常,只是暂时性遇到了困难?在长期的商业化经营过程中,一些银行练就了“火眼金睛”。

只有16家网点的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坚持“下户调查、眼见为实、自编报表、交叉检验”的贷款调查十六字方针,同时坚持“三看三不看”:不看报表看电表、不看抵押看技能、不看公司治理看家庭治理,通过客户经理贴身“一对一保姆制”服务客户,多方位获取客户软信息。在企业遇到困难时,他们基于充分了解客户的基础上能够作出准确判断。

但是对于大行来说,这种模式的人力成本未免过高。

建行深圳分行人士表示,该行同样不需要报表,只需要看企业总画像。这个画像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通过充分运用行内外大数据,打通国土、税务、工商、社保等系统渠道,建立数学模型,采集企业信息,运用逻辑回归、离散分析、偏离度分析等方法对企业进行分析,关注小微企业真实的经营背景,还原小微企业本源画像。

11月8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深圳召开座谈会。

好企业分享“识企术”

与其他公司相比,从事舞台灯光生产的广州市浩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算经营状况相当好的。该公司全年销售额5亿元,净利润1亿元,预计较去年增加20%。该公司副总经理毛杰表示,公司平均的融资利率只有2.3%。

“你们这种公司,是银行‘拍马屁’的对象。”督导组一位成员笑称。为何有些企业能成为银行追逐的目标?

毛杰有几十年的财务工作经验,他认为,企业是否能够良性发展,就看三张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现金流。现金流要健康,就必须要建立在自身的造血功能上,“如果你都没有利润,无论是外界给你融资还是银行给你贷款,现金流早晚有一天肯定会干”。

佛山一家拟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仍属稳健。这家公司高管的建议是顺势收缩、韬光养晦,“大环境不好,企业生存下去是首要目的。比如我们这个行业,要扩大投产成本很高,一条生产线就是上亿元,所以现在肯定不会扩大投产,盲目扩张,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些调整。”

11月7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广东海川智能机器股份有限公司调研。

从事金融中介的人对于企业优劣亦有感受。越秀小额贷款公司人士指出,这几年在失败的路上行走的广东民营企业家,有几个共性特征,一是高风险投资产品,二是盲目业务扩张。

刘国强建议,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要讲究稳中求进。“稳”就是要突出主业,比如以美的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在过去几年善于做减法,主业突出,目前现金流很充裕。但是如果没有把专长做好,反而去扩张房地产等其他领域,现在可能就很危险了。“进”就是要创新,创新要靠民营企业家。

在得到银行帮扶之余,企业也在期待信贷资金和政策的稳定。深圳新纶科技相关负责人称:“9月份以来感觉融资环境好很多,但是我们还是担心政策会不会再收紧?因为基于对政策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三季度一下子拿了很多贷款。”

宏观管理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易纲指出,人民银行将加强与各部门的沟通与协调,统筹好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金融监管政策,既要防止“运动式”收紧,也要防止“运动式”放松。

11月7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广东佛山海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座谈。

11月7日,国务院金融委督导组在广东即刻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调研。




相关阅读

评论已有 0

新版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