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搜索热点: G20峰会 宜人贷 互联网金融 消费金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消费金融 > 详情

农村金融诈骗高发,只有职责明确才能把打击金融诈骗落实

2017-02-16 10:50:38 | 发布者: admin | 原作者: 杜鑫 |来自: 《工人日报》

摘要:意识到她3年前“投资”的20多万元收不回来了,今年过年期间,陈红没有再到李军家追讨钱款。 在安徽某县做日用品零售生意的陈红...

 

       意识到她3年前“投资”的20多万元收不回来了,今年过年期间,陈红没有再到李军家追讨钱款。 在安徽某县做日用品零售生意的陈红打拼了几十年,存了些钱。“3年前,李军承诺给我2分的利息(年化利率24%),从我这借走了20多万元。”陈红说,由于是远房亲戚,当时只打了一张欠条。 

       李军拿着从四处筹集到的钱,在赌场或黑市上放高利贷。在当地,这种行为被称为“放豹子”。 陈红所在的县,这几年有人靠“放豹子”发了财,也有很多人像李军一样,钱收不回来,跑路好几年的。 这只是农村金融乱象的冰山一角。根据各地媒体的报道,非法集资、各种形式的金融诈骗正在“洗劫”很多农村人的血汗钱。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积极推动农村金融立法。不过,《工人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具体落实层面,地方金融监管却陷入困局。

       非法金融活动“洗劫”农村

       相比放高利贷,陈红所在的县还出现了更为“高级”的涉嫌非法的金融活动。 “去年县里来了一家公司,通过这家公司高价购买东西,钱款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全部返还。比如1台3000元的电视机,你要拿出3500元购买,这家公司会定期返还部分钱款,直至全部还清。”陈红介绍说。 

       陈红所述的这种营销模式在多地都出现过,有些地方已经出现无法返现的情况。有专家提醒,这种模式涉嫌“庞氏骗局”,商家所售商品的价格之所以虚高,是因为在上述模式中商品已非商品本身,准确说它是商家涉嫌集资的伪装。

       中消协副秘书长栗元广表示,农村已成为金融诈骗高发区域。沐金农CEO王曾告诉记者,自互联网金融诞生以来,一些机构打着P2P旗号在农村开展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的行为屡禁不止。

       近年来,农村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的受害者不在少数。河北邢台隆尧县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非法集资80多亿元,波及16个省、市;河南一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16个乡里,有14个乡都被“伪P2P”、非法集资“洗劫”,其中一个村被骗800多万元……。 “农民手中的钱多了,但是没有很便捷的理财投资方式供他们投资。”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说。 

       融360《维度》调查显示,超过半数(54.54%)以种地为业的农民不知理财为何物,或认为理财不是普通老百姓应该考虑的事。而22.07%的农村居民曾参与过民间借贷。

       投资渠道少、又缺乏理财知识的农村居民,成了不法分子的“盘中餐”。栗元广表示,由于农村地理位置偏远、农民文化水平相对较低、信息不对称等原因,农村防范金融诈骗形势较城市更加复杂。

       “不出问题,就没人管”

       面对农村金融乱象,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加强监管已成社会各界共识。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也首次对此提出要求。

       针对这种情况,黄震认为,从顶层设计来说,政策目标很明确,对于确立工作方向是有好处的。但从落实来说,责任主体的明确仍有待于进一步加强,特别是县以下的基层,谁作为打击非法集资、防范金融诈骗的主体,到现在可能都存在分歧。

       据悉,职责不清晰、资源有限、监管手段不足一直是困扰地方金融监管的难题。 天津市委党校经济学副教授陈欣烨曾撰文指出,地方金融监管体系的建设缺乏统筹设计,各地的金融监管权力不集中,监管制度分散。地方金融办、地方发改委、地方工商局等部门比较难以形成监管合力。 

       “金融办成立时主要职责是监管担保小额贷款,到后来跟金融有关的事情都拉上我们。但很多公司是工商部门审批的,我们管不了人家的‘帽子’,也管不了人家的钱。”陈红所在县金融办的工作人员朱倩说,“地方金融办什么都要管,却什么也管不了。”

       对于县里出现的非法金融活动,朱倩表示:“监管存在空白,不出问题,就没人管。”  尽管监管权力分散,但是各地监管责任一般还是以金融办为主。不过,面对越来越复杂的监管对象,地方金融监管资源有限,监管手段不足,常常力不从心。

       “我们金融办就7个人,其中一个还是驾驶员,邻县金融办的人比我们还少。”朱倩说,从上到下没有一支专门的队伍,没有一套完备的防范风险措施。

       金融下乡须保护村民钱袋子

       “对于基层金融办来说,只有职责更加凸显,人员更加专业,才能把打击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落到实处。”朱倩说。

       关于完善中央地方两级金融监管体系,陈欣烨认为,应该从制定地方金融监管法律、设立独立监管职能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设立由省级金融办领导的垂直型地方金融监管机构、集中地方金融监管职能、明确地方金融监管的责任与权力等方面入手。

       在金融监管体系有待完善的同时,农村金融却在蓬勃发展。根据《“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我国“三农”金融的缺口已达3.05万亿元。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快农村金融创新,政策的支持让不少金融机构跃跃欲试,尤其是新金融机构。

       王曾认为,今年农村金融的发展重点将集中在严防系统性风险、有效识别“好”的与“坏”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推动互联网技术在传统金融机构的利用、积极推动传统金融机构下沉至县域等方面。

       在金融下乡的过程中保护好村民鼓起来的钱袋子,仅靠监管是不够的。紫马财行CEO唐学庆认为,打击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的工作需要由各级监管部门、区域行业协会、地方公检法部门、媒介信息传播机构、有关市场主体以及广大投资者等多方协同合作。

       唐学庆建议,从事农村金融的金融机构应该加强自律,并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助力农村金融发展环境的改善,推动农村投资者风险教育及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等工作。

       王曾则表示,利用大数据征信推动县域农村家庭信用账户体系、农村行业知识库系统建设,将帮助中国“三农”基础设施加速完成构建,有助于减少农村金融诈骗行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1条) 评论

相关阅读

关注网贷天下
关注互金花絮
  • 客服热线:0571-28999315
  • 业务QQ:2556787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