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老版) >监管动态 > 详情

银监会“三三四十”治理,2018年重点整治八大领域

发布时间:2018-01-10  作者:宋易康  来源:第一财经  
我有话说 | 分享 |

2017年以来,银监会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为主要抓手开展的“三三四十”(“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检查共发现问题约6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元,目前取得阶段性成效。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全系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452件,其中处罚机构1877家,罚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其中罚款合计3759.4万元,对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业禁业和取消高管任职资格。

 

重拳出击下,在同业业务、加杠杆、表外业务等中存在的一些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不规范行为得到初步遏制。2017前11个月,同业理财累计净减3万亿元,影子银行规模有所减少,同业业务挤压出虚增的“泡沫”。

 

而2018年,强监管、防风险依然是监管的主旋律,进一步深化对银行业的整治仍然是重点工作之一。新年第一周,银监会马不停蹄连下三道监管政策,分别规范银行大额授信管理、委托贷款以及股权风险。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今年,银监会将重点围绕公司治理不健全、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违法违规展业、案件与操作风险、行业廉洁风险等八个方面开展整治工作。

 

有专家认为,银行业借助同业、表外等业务无序扩张的时代已经终结,全行业将持续挤出虚增“泡沫”。随着穿透式监管深入,表外业务将加速“回表”,资产质量将更加透明和真实,经营和发展策略也将回归理性。未来,向合规要效益、“脱虚向实”才是银行业发展必由之路。

 

专项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效

 

2017年银监会大力开展系列治理行动,其中银监会出台“三三四十”政策,针对的是当前银行业乱象较为突出的领域。其中,“三违反”指违法、违规、违章;“三套利”指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指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十乱象”指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规章制度、业务、产品、人员行为、行业廉洁风险、监管履职、内外勾结违法、涉及非法金融活动等十个方面市场乱象。

 

目前专项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效,数据显示,“三三四十”检查共发现问题约6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其中,“三违反”专项治理中,各级监管机构共检查发现问题11534个,涉及金额4.15万亿元;“三套利”专项治理中,发现问题4060个,涉及金额3.78万亿元;“四不当”专项治理中,发现各类问题1.28万个,涉及业务金额6.16万亿元;“十乱象”治理中,发现问题3.13万个(次),涉及金额3.56万亿元。

 

从银监会对“三违反”的整治情况来看,信贷、票据、同业和理财等具体业务领域的问题最为突出,内控及管理层面的问题也比较多。同时,发现不少乱办业务和乱设机构、利益输送、信息披露及报告等方面的问题,部分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例如,近期银监会开出史上最大罚单(7.22亿元)的广发银行“侨兴债”案,银监会在通报该案时指出,内部员工法纪意识、合规意识、风险意识和底线意识薄弱,有的甚至丧失了基本的职业道德和法制观念,形成跨部门作案小团体,与企业人员和不法中介串通作案,收取巨额好处费,中饱私囊,这表现出银行内控及管理层面出现诸多问题。

 

而2017年震动市场的民生银行16.5亿元“假理财”案中,北京银监局官网公布的处罚决定书中也称,涉案的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内控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更早前,农业银行39亿元票据案中上演“票据变报纸”的惊人一幕,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这件事的核心还是内控问题。

 

银监会认为,部分机构基础管理较为薄弱、乱象依然比较突出、重点业务合规问题较多,同时不同机构问题表现也不一。

 

具体来看,在基础管理方面,一是内部控制不完善。业务及管理制度建设滞后,重要制度缺失或与监管规定冲突;业务管理和控制制度不落实,不相容岗位未严格分离;内部监督检查机制不完善;信息系统对管理的支撑和约束不足。

 

二是风险管理体制机制不健全。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和风险管理架构不完善,未针对各类风险建立明确的内部评价考核机制,整体风险策略和偏好不清晰。

 

三是合规管理未有效落实。合规意识淡薄,违规风险突出;人员轮岗执行不到位,员工行为排查不落实;绩效考核未充分体现合规导向,违规行为问责不严格,对员工涉嫌违法犯罪行为处置不当等。

 

银监会方面指出,通过检查发现,信贷、票据、同业、理财领域存在的合规问题较多。例如,同业业务涉及问题金额7897亿元,主要表现为同业资金投向房地产、融资平台或“两高一剩”行业等限制性领域;资本及拨备计提不充分;会计处理未真实反映交易实质;同业投资违规接受或提供第三方担保、兜底承诺,违规签订抽屉协议、阴阳合同等。

 

同业持续“挤泡沫”

 

“三三四”治理重点针对同业理财、表外业务,被业内称为是对银行业自身的“大体检”、大整顿。

 

数据显示,“三套利”专项治理共发现问题4060个,涉及金额3.78万亿元。主要集中在监管套利部分,突出表现在同业、理财(资管业务)、银信合作、部分表外业务等跨市场、跨行业交叉性金融业务中。

 

在这些案件中,有的规避监管指标约束进行套利,有的违反宏观调控和风险管理政策进行套利,还有资金在银行体系内循环、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所弱化。同时,关联套利、变相利益输送、调节财务报表的行为也不乏存在。

 

例如,监管部门在检查中发现,某银行将3笔金额3.2亿元信托计划转给某证券类机构,该行之后回购以上信托计划。通过“转让+回购”方式绕开监管,少计风险加权资产的违规行为十分典型。

 

事实上,临近2017年年末,银监会下狠手规范银信“抽屉协议”,去通道大幕拉开。12月22日晚间,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17〕55号(下称“55号文”),强监管政策出手,整治银行信托“抽屉协议”。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宪明认为,外部环境为信托公司主动管理业务起到推动作用,目前这个趋势已经非常明显,未来信托公司将按照监管方向进行转型,发展主动管理业务,这是监管的要求。

 

系列重拳出击治理乱象下,在同业业务、加杠杆、表外业务等中存在的一些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不规范行为得到初步遏制。

 

数据显示,银行间相互购买、代持理财产品现象得到缓解,2017年前11个月,理财产品特别是同业理财累计净减少3万亿元,理财中的委外投资较去年初减少5888亿元。表外业务逐渐回归表内,“影子银行”行为得到遏制,委托贷款中的“金融机构委托贷款”同比少增889亿元,表外业务增速由过去的50%以上降到19%。同业业务挤压出虚增的“泡沫”,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余额分别比去年初减少2.8万亿元和8306亿元。

 

2018年八大重点治理领域

 

新年第一周,银监会连下三道监管政策,分别规范银行大额授信管理、委托贷款以及股权管理。

 

1月5日晚间,银监会发布关于《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直指银行授信集中度风险。

 

同日晚间,作为2018年银监会出台的1号主席令,《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发布,剑指商业银行股东乱象,威力同样不容小觑。

 

中国建设银行风险管理部副处长李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商业银行将大额风险暴露管理纳入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尤其是对非同业单一用户、关联客户风险暴露的约束,这将大大减少集中度风险。

 

1月6日,银监会又下发《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业内人士称,委贷新规将颠覆“非标”格局,震撼整个金融界,特别是“非标”及通道业务即将走向“穷途末路”。

 

中国工商银行公司金融业务部副总经理蔡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突出了加强系统性风险防范、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监管定位,重新明晰了委托贷款主体的业务定位和各当事方的职责边界,强化了对资金来源和资金运用的控制。

 

蔡谦称,对于委托贷款业务与自营业务的区分,新规要求商业银行在经营过程中严格遵守分账核算管理要求,实施委托贷款与委托资金不得轧差反映等规定,将两类业务进行更加严格的业务划分并强化监管,有利于商业银行合规经营,将进一步促进委托贷款业务与自营贷款业务的健康发展。

 

“从新年伊始一行三会的监管政策看,中小银行资金成本与资产扩张难度增加,商业银行金融市场套利空间降低,投资‘非标’受限。”业内人士称,结合最近10天监管密集发文,充分体会到2018年的监管决心。

 

2018年,强监管、防风险依然是监管的主旋律,进一步深化对银行业的整治仍然是重点工作之一。

 

2018年,银监会将重点围绕公司治理不健全、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违法违规展业、案件与操作风险、行业廉洁风险等八个方面开展整治工作。并且,将继续保持监管高压态势,严肃监管氛围,依法从严问责违法违规行为,特别是对那些问题查得不彻底、整改不到位、问责流于形式的行为和机构加大处罚力度。

相关阅读

评论已有 1

新版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