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下头条 > 详情

现金贷究竟有多暴利?从业者自述:40万入场,1个月回本!

发布时间:2019-05-1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我有话说 | 分享 |

  关于现金贷的整治还在继续。


01


  据某APP数据分析平台处消息,在Apple Store中,仅5月9日一天内,就有109个财务类应用惨遭下架,其中大部分是贷款类产品,包括大王贷款、闪电借款、还呗等借贷应用。


1.webp.jpg


  这一举措,相当于P2P及小额贷产品被APP Store封杀,而下架举措仍在继续。安卓系统目前暂无影响。


  据了解,此次涉及的APP中除了被动下架外,也有一些平台为了规避风险,选择主动下架。


  有内部人士对此回应,此次下架,对于正规持牌的机构还没受到波及,但是其他诸如地方小贷或通过不正规方式打包的,都将被打回。


  除了Apple Store方面批量下架贷款类应用,现金贷平台的短信营销模式,也遭遇强监管。


  在“5·17”电信日到来之际,三大运营商同时进行整改部署。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次整改将持续至6月30日。


2.webp.jpg


  据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称,根据整改方案,运营商各省级分公司务必按照“谁接入谁负责”的原则,严格控制互金、贷款等营销类投诉高发内容。


  随后,有贷超平台反映,目前已经无法发送短信。


  此前,一些非正规渠道并不在乎监管的打压。比如,一些玩家就会从运营商那里,私自开几条渠道,帮助现金贷企业导流,美名其曰“短信代理商”。


  如今受新条文影响,这几天,通过私人短信代理商渠道的方式也被暂停。


  但也有某短信服务商员工回应称:“上面是有通知,但是只是让短信公司控制下金融投诉;目前我们还可以发短信,现金贷企业可以通过联通和移动发短信,价格在6分/条。”


  除了现金贷行业遭遇严监管,其核心环节——催收也在面临重拳打击。


  有现金贷从业者透露:“为了规避风险,我们的催收不做了,现在都找外包公司,这样风险相对小一点。”


  具体到风险层面,其表示:“都会签协议,有免责条款。” 此前有业内人士坦言:“打击催收行业,就相当于扼住了现金贷行业的咽喉。”


02


  APP遭下架,短信渠道受阻,核心催收被重创。尽管面临如此严监管,仍有平台顶风作案,通过马甲包过审实现重新上架。


  有业内人士表示,平台方可以通过做苹果签名过渡,实现企业包重新上架。稳定签的价格在600元/月,掉签可免费更新。


  现金贷究竟有多暴利,竟让从业者在如此强监管下选择铤而走险?


  来看看一位从业者的自述。


  “现在我金融圈的朋友,都开始涉足现金贷。”小张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小张是个90后,2015年的时候,他在“校园贷”平台兼职赚生活费,从此走上了金融之路。毕业后,他做了一名审件员。


  两年时间,他靠着自己的努力,有了20万元的积蓄。


  最近,地下现金贷崛起,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出来单干了,“很多同事都离职出来,开始自己干”。


  小张向家人朋友又借了20万元,在2018年10月,拿着合计40万元的本金,杀入现金贷“抢钱”。


  他的现金贷产品,周息25%,也就是说,年化利率高达1300%。通常情况下,对于第一次来借款的用户,小张最多放3000元,但用户只要一个月复借3次,他就可以回本。


  2018年11月底,小张赚回了所有的本金。他的系统是租的,风控是假的,流量是花钱买的,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办公室,整个团队只有两个人——他和他的一个前同事。


  40万杀入,一个月回本,而放贷团队仅2人,这就是暴利现金贷的故事。


03


  现金贷行业乱象丛生,引发监管注意。


  自央视 3.15 曝光现金贷“714高炮”之后,公安部门就开始了对现金贷的严打行动。


  “在3月底,公安部门就形成了一个现金贷平台的摸查名单,90%的头部现金贷公司都在里面。”知情人士透露,行业开始了最强“秋后算账”。


  据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和丰透露,在3月底,公安部门就形成了一个现金贷平台的“摸查名单”,“90%的头部现金贷公司都在里面”。


  而对于现金贷的划分和定性,主要集中在“扫黑除恶”领域。


  “各地的公安部门都拿到了这个摸查名单,他们只能管理自己辖区内的公司吗?其实并非如此。”和丰称,现金贷借贷用户是全国性的,所以只要辖区内有一个用户报警,当地公安就可以对任何地区的现金贷平台进行调查。


  据悉,目前公安部门打击现金贷平台,主要从两个点集中入手。


  第一个点就是催收。


  “用户因为遭遇暴力催收报案,只要提供相应的录音和截图,很容易立案。”和丰称。


  除了公开报道的事件之外,在过去一个月,实际上还有两家排名前十的现金贷平台或者集团被立案调查,且皆是因为催收。


  “而且都是小地方的公安部门,直接跨省将人带走。”和丰称,这点倒是自己没有料想到的。


  第二个切入点,就是“套路贷”。


  目前针对什么叫“套路贷”,并没有官方的司法解释,因此,各地对套路贷的定义都不太统一。


  对于行业来说,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据接近某省公安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他们主要是打击“三贷”:套路贷、学生贷、高利贷。


  “这个省对高利贷的定义,是利息高于银行利息的4倍。”该知情人士透露。


  和丰称,尽管不是每个省的定义都这么严苛,但原则都是趋严不趋松。


  “刚开始行业都认为,你借1万,我让你打3万的借条,还不上又打10万的借条,这才算套路贷,以后的定义可能更广。”


  他表示,现在现金贷平台搭配各种名目收费,以此绕监管的方式,都可能被列入这个范畴。


  比如现在头部现金贷平台常用的信用凭证费、会员卡、电商等模式。


  很多用户反映,自己贷款的时候,会被强制要求购买商品。


  譬如,某个平台上,用户需要购买840元的商品,才可激活3800元额度。


  “可能未来会划定一条红线,实际利率超过36%,不管你怎么绕利率,都是违法行为。”和丰称,如果红线一划,基本摸查名单上的所有现金贷公司都在劫难逃。


  对于相关部门来说,“抓大平台”可能更容易,所以头部现金贷平台的风险系数,甚至高于地下的超利贷平台。


  这个逻辑也很容易理解,因为大平台知名度高,目标大,而地下平台规模小,隐藏更深。


  “整个行业进入秋后算账的环节,一些平台过去赚的钱,可能要全部吐出来。”和丰称。


  暴利的现金贷行业至今走过三个鼎盛年头,如今在公安部重拳整治之下,正式进入下半场,也是命运的关键点。

相关阅读

评论已有 0

新版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