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老版) > 网贷资讯 > 详情

互联网金融须未雨绸缪 监管成重点

发布时间:2014-01-26  作者:  来源:  
我有话说 | 分享 |

日前,苏宁云商就推出了号称是余额宝“孪生兄弟”的“零钱宝”,微信则开放“理财通”体验,在互联网大鳄的步步紧逼之下,银行也开始反击,工行交行等率先推出类余额宝产品。各类“宝宝”虽然名字有些差异,但对接的都是表现较优秀的货币基金。近期7日年化收益率水平多在6%之上,比活期储蓄多出约16倍。不过,流动性出现极端紧张情况时,货币基金也会有一定风险。

而在此之前,互联网金融产品推广环节“踩红线”的行为接踵出现,多家第三方机构已经收到罚单。互联网金融风险,不仅不可能因为互联网巨头的强大实力而得到完全消减;反而会因其资金流量巨大以及其混业金融的业态,更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据悉,监管层正在拟定相应的“负面清单”,监管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的监管格局正在逐渐成熟。

互联网与金融全新融合的新生态以惊人的速度打开了人们的想象空间。借助“余额宝”攀上2500亿高位,天弘基金站上公募业龙头之际,BAT三大网络巨头,以及传统金融巨头中国平安,在马年来临前夕均已悉数亮出法宝。

或现三种互联网金融形态

与其说,互联网或者金融巨头之间充满竞争的敌意,倒不如说现阶段大家还处在一起做大棋盘的阶段。无疑,机会的大小将大致等同于挤占传统银行的规模。银行在国内一直是储蓄和放贷两端的垄断者,食尽金融利差。

尽管引入了互联网基因,BAT模式仍然处于公募基金的“销售端”的改革,这也使得目测范围内的“余额宝”、理财通、百度百发等,均有赖于国内货币基金的整体收益表现。

其中一个简单的逻辑是,货币基金仍是通过传统金融通道,主要进入银行的资金池,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放贷”赚取利差,这一点并未更改传统金融格局下的游戏规则。

传统金融巨头中国平安的突围在未来一年颇待观望。按照平安内部的说法,该款电子钱包意在打通平安集团旗下所有金融业务,不仅包括银行、保险(放心保)、证券、基金,还可能会包括目前在陆金所上市的P2P产品。这也意味着这款产品未来可能会直接打通投融资双方。

2014开年,交行先后携手交银施罗德与易方达基金推出了“货币基金实时提现”业务,工行浙江分行联合工银瑞信推出了“天天益”快速赎回业务。

交行和易方达联合推出的“实时提现”业务关联的是易方达天天理财A基金,在交行的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和柜台均可实现快速申购和赎回。客户持有的货币基金份额可在数秒钟入账,可实现7×24小时资金T+0到账,单一客户单日提现额度高达20万元。记者通过交银施罗德官网查询到,近日该基金A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5.443%,今年以来的7日年化收益率均在5.4%以上。

浙江工行和工银瑞信合作的“天天益”挂钩工行代销的货币基金“工银现金宝”,可以在浙江工行网银“特色服务菜单”或手机银行开通,客户可以通过手机客户端进行申购赎回操作。据透露,为T+0赎回做的垫资是由工行提供的,目前该业务仅在浙江工行范围内开展,仅9、10日两天累计申购就达数亿元。从近期的年化收益率来看,去年12月年化收益率在5.3%左右,1月12日以来的7日年化收益率均在6%以上,其7日年化收益率达到了6.037%,其收益性可与同期理财产品相比。

据悉,建行也正在筹备代销渠道T+0业务的上线,另有多家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在与易方达、广发等基金公司接触,银行全面反击“余额宝”的大幕或已拉开。

作为旧时代的赢家,银行自然是反扑的一股主要力量,目前零售银行上的创新,仅银行系电子商务营销平台的建设上,就有建行的 “善融商务”、交行的“交博汇”、农行的“E商管家”,以及正在酝酿中的工行“融e购”、中行的“中银易商”等。

此外,大中型基金公司如华夏、嘉实和汇添富,以及工银瑞信等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在探索自有的互联网金融品牌的搭建。银行系基金公司,在与银行合作突出相应的金融功能上,仍具备一定的竞争优势,不过牵涉到银行系统内部的角力,目前尚无更多消息流出。

另有消息显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等三大运营商,也正与公募基金的电商部门积极接触,按照业内人士分析,预计合作模式仍是通过已有的客户优势渗入金融领域。

无论是传统银行,亦或者零售商和运营商,其大数据应用如何对接金融功能,将是未来金融领域创新的另一个看点,目前尚难预估这股力量的实力。

互联网金融风险本质

无论是货币基金销售端改革带来的风波,亦或者平安模式可能通过“投融资一站式对接”选择另一种竞争模式,互联网金融模式在2013年突然崛起本身,均与A股市场的货币成本持续走高有关。

以华夏现金增利为例,2005年-2006年,收益率维持在2%左右的水平,2007年-2008年达到4%上下,2009年-2010年又达到一个低谷,降至2%上下,从2011年期接近4%,2012年-2013年,年收益率飙升至4%以上。作为A股市场最早的货币基金之一,华夏现金增利基本反映了A股市场的货币成本走势。

按照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一位经济学家受访时的逻辑,目前我国M2余额110.65万亿元,并不存在所谓的缺钱。融资成本过高,在于股权和发债等直接融资不畅,间接融资以及中介机构融资垄断了国内资金的货币成本。

这也反映出互联网在另一个维度的本质,打破银行单一金融机构在资金端的垄断,从国内市场融资成本不畅中获取阶段性收益。

尽管如此,货币基金的高收益仍然只是一个阶段性机会,互联网基金的竞争格局亟待监管层厘清。

从火爆的P2P模式,到各类机构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其它功能创新,都意味着互联网金融将走出“销售端”,金融机构需要面对的是依靠牌照优势,与网络巨头牵手或者改变市场角色。

从百度百发,到淘宝店售基,以及东方财富网等平台销售基金,均涉及传统的监管红线,其中东方财富旗下天天基金网,以及数米基金网等销售平台已经拿到罚单。

按照金融监管相关人士的说法,在强调和规范监管红线的同时,法不禁止即可为,这也反映出监管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市场化的监管态度。针对资金流量更大、系统连带风险更广的新一轮互联网金融,监管部门在度过一定的观察期之后,应会未雨绸缪尽快制定可操作性的监管标准,并强化新一轮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实践,以避免P2P网贷乱象的重演。

来源: 中国联合商报

  • 0

    开心

  • 0

    板砖

  • 0

    感动

  • 0

    有用

  • 0

    疑问

  • 0

    难过

  • 0

    无聊

  • 0

    震惊

相关阅读

评论已有 0

新版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