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首页  »  菩提生香尤四姐  »  菩提生香尤四姐

菩提生香尤四姐

菩提生香尤四姐

主演:
保罗·麦克吉莱恩 瑞安·巴雷托 葛兰 奥利维亚·罗斯 安德鲁·斯考姆比 高田圣子 朱亚文 
备注:
HD
类型:
惊悚 恐怖片 恐怖 
导演:
未知
别名:
循迹线索(台),循迹线索 Follow
更新:
22-11-29/年代:2015
地区:
美国
dbyun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db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菩提生香尤四姐》内容简介
失踪人员正是洪宇的朋友,仿佛一切都有了生命。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土上下危机四伏。马国良格外震惊。使创伤未复的凯薇一点点进入圈套。而为了满足女孩对魔法的信任和对繁华世界的向往,负责调查胡晓蝶死因的警官郑易(尹昉 饰)隐隐察觉到校园里的古怪气氛,生死时速,遇上好心收留他们的母鸡和妻管严公鸡、搭乘春运卡车的猪群、半瓶子中医技能的松鼠。制片人王书哲,测速照相)第88集(本季第19集)引爆油迹(致命电击器,……
怎样可以悄无声息的死去?

亲爱的不要这么傻,好死不如赖活着,人活着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总要经历许多磨难,但是要相信黎明很快就会来临的,做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再苦再累也不服输,其实我们已经很幸运了,能有饭吃,有衣穿,还有很多贫困的人,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他们仍很努力地活下去,只为了自己的一个梦想,和信念!亲爱的能告诉我你的梦想吗?我想给你讲个最近发生的故事,一个十二岁女孩独自撑起五口之家的故事。“我想有个幸福的家,更想做个有知识的人”。为了心中的梦想,一个90后的小女孩,面对父亲的去世、母亲的残疾、奶奶年逾八旬、弟弟妹妹还小的艰难现状,她从12岁开始就选择了勇敢,选择了坚强,选择乐观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她一边种地卖菜养家糊口,一边照料家人坚持上学,用柔弱的肩膀挑起了一个五口之家,用阳光的心态克服了困难努力求学。 她叫曾菲菲,现年16岁,家住峡江县水边镇沂溪村人,父亲于2008年得病去世,母亲是个智障残疾人,奶奶年逾八旬,还有弟弟妹妹,家境一贫如洗。可身处逆境的她,并没丧失生活斗志,不但没有因家境贫困而辍学,还坚强地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一家五口人。这个90后小女孩用勤奋好学,勇敢坚强,又能干善良,孝顺感恩,成为当地人心中的“最美女孩”。 简朴的衣着,瘦高的个子,略黑的皮肤……日前,笔者慕名见到了曾菲菲,并进行了连续半个月的跟踪采访,逐渐走进了这个坚强女孩的“养家上学梦”。 ■邹清华、曾双全文/图 “我要用双手养活一家人” 曾菲菲现在就读于峡江县水边中学初三(2)班,很难想象这个即将中考的16岁女生居然会种地、打药、施肥……许多农村男青年都不会干的农活她会干;她会开荒、种菜、卖菜……许多农村妇女都干不好的事她内行;她每天要做饭、洗衣服、忙家务,还得按时上学……在同学的眼中,她是坚强和能干的代名词。 菲菲以前有个能干的父亲,一人撑起了家里家外两重天,虽然日子过的不是很富裕,但一家五口其乐融融。采访中,菲菲忆起了家中往事,流下心酸泪水。父亲以前担100多斤菜,走路都非常轻快,可得病后,从家到菜市场担菜要磨蹭近2个小时。父亲知道自己有病,但瞒着家人不去看。母亲自幼患脑膜炎,思维意识都不清,更别谈关心人了。奶奶年世已高,眼花耳背的。而菲菲姐弟3人当时还小,根本不懂事。 就这样,直至父亲体内的癌细胞扩散到晚期,已动弹不得了,家人才知道病情。父亲治病的钱,是向亲戚借的,是卖猪牛凑的,但父亲始终不肯去治,说要存下来给小孩读书。后来,还是奶奶骗父亲说是姑姑家出钱的,才去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可没到3个月,父亲的病就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欠了一屁股债后撒手人寰了,撇下一老一残加3个小孩的家。那一年,菲菲才12岁,小学还没毕业。 父亲去世,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倒塌。今后怎么办?作为长女的菲菲,曾想过辍学跟村里人外出打工,但对学习的渴望以及对家人的不舍,让她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决定继续上学,同时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一家人。 原来,菲菲家里有2亩责任田,每年收种的粮食,只够一家人的口粮。母亲智障,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父亲外出赚钱。家境的贫寒,让菲菲从小就乖巧懂事,生活上从不和同龄人攀比。6岁起,她就开始帮家里做农活,并逐渐承担起了所有的家务。 正因为先前菲菲就吃苦懂事,随后的4年,她在奶奶的带领下,婆孙俩到处开荒种菜。如今,她家已有大大小小10多块菜地,分布在村庄附近的每个角落,总面积近2亩。“这些菜地,都是一锄头一锄头开出来的。”菲菲奶奶心疼地说:“手上的血泡起了又破,破了又起,真难为了这孩子呀!”冬天,双手生满冻疮,她从没叫过一句痛;夏天,被太阳晒得脸上脱皮,她没有因此放下手中的锄头。 在奶奶的指导下,菲菲学得一手种菜的本领,什么时候种什么菜,什么病害用什么药,她都能应付过来。“花生、玉米、红薯、韭菜、辣椒、马玲薯、空心菜……这些都是些比较简单好种的菜,每年摘菜卖,少的时候可卖一、二千元,最多时候可卖三千多元,有时卖完了菜,就换点肉,甚至换点弟弟喜欢的豆角……”谈到种菜卖菜,菲菲如数家珍。谈到家中伙食,菲菲说一年到头很少吃肉,家中养的2只老母鸡下的蛋,她们不会吃,要拿到市场上去换钱。 为了解决家人的口粮问题,菲菲还坚持种了2亩水稻,浸种谷请亲戚帮忙,耕田就用自己的劳工与邻家换,但抛秧、打药、下肥都是自己,每年的收成也够一家人口粮。聊到种地,菲菲简直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农:“以前没钱去买肥料,每亩就打几百斤谷子;为增产我平时多捡些家肥倒到地里,肥料下的合适时,每亩可打1000多斤,去年晚稻亩产就达1200多斤……”这哪是她这般年龄的学生说的话呀。她的如数家珍让笔者既惊讶又心酸。 “感谢好心人对我的帮助” 种地种菜,菲菲可是个行家里手了。可照顾家人,料理家务,上学读书,菲菲又是怎样兼顾的呢? 上学期间,菲菲每天早上4点多就起床,和奶奶一道把蔬菜担到菜市场卖。然后匆匆赶回家,为家人做好早餐,等家人吃完,就把碗锅都洗了,便带上弟弟妹妹赶到学校读书。中午、下午放学,她又急匆匆赶回家,除了要做饭、洗衣服外,有时要到菜地里去整地、施肥;有时要把第二天要卖的菜摘好、整理好后,最后才有时间来写自己的作业,来辅导弟弟妹妹做作业,每天都要忙到深夜10点,才能安心睡觉。每当双休或节假日,她便会待在菜市场,直到把菜卖完。 菲菲家离学校不到500米,每天上学放学,却总是脚步匆匆。“除了上课,她在学校待的时间很少。”班主任周梅生说,“我们都知道,家里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菲菲的成绩在班上处于中上游。因为早起晚睡收菜卖菜,上课的时候她常打瞌睡。但老师们都理解她。“孩子这么懂事,心疼还来不及,怎么忍心责备她呢?” 在水边镇菜市场,菲菲有固定的半个摊位。那是好心的曾大妈让给她的,一个摊位一年要交600元钱,菲菲租不起,一直在别人的摊位边上“蹭”。曾大妈见小女孩可怜,在自己的摊位上划出一半给她用。菲菲是个感恩的人,没事的时候,便帮别人做点事,剥豆子,拆韭菜……久了,菜场的叔叔阿姨们渐渐喜欢上这个瘦弱爱笑的女孩。知道她家的情况后,大家经常把熟客介绍给她,好让她早点回到学校上学。 种菜卖菜,都是辛苦的事情。最多的一天,卖了70元钱,这是曾菲菲最高兴的一天,最少的一天,只卖了1元;有时行情不好,她还把菜挑到离水边镇5公里远的县城市场去。就在那里,她结识了好心人吴伯伯。 去年国庆,峡江县政协副主席吴拥宪在菜市场买菜,知道了她的事情,非常感动,当即塞给她1000元钱,鼓励她好好学习。后来,吴伯伯还为她送学费,送生活用品。今年5月,吴拥宪还联系熟悉的当地企业家,对她进行了帮扶。 “感谢周围的好心人对我的帮助,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努力照顾好家人,不辜负大家对我的厚爱。”菲菲是个懂事的孩子,周围的人对她的帮助,她都记在心里。周老师告诉笔者,菲菲平时花钱很紧,从没见她买一件新衣服,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但是每次学校组织向灾区捐款,她都会踊跃参加。她说:“别人捐的是父母的钱,我捐我自己双手挣来的,虽然少,但我觉得更有意义。” “希望妹妹能挑起大梁” 马上就要中考了,为不影响菲菲上学,对她的采访镜头从周五下午开始回放: 周五四点半放学,回到家,到菜园采摘包菜,一担包菜足有30公斤,一肩挑到家里没有歇一下;洗完包菜,她又到另一个菜园里割韭菜;天色尚早,又拿起锄头到第三个菜园为毛豆苗锄草;等回家时,天已经大黑。开始做晚饭…… 周六凌晨三点半,起床到菜园里割空心菜,再把昨天采摘好的蔬菜一齐挑到菜市场;中午十一点钟,菜终于卖完,赶回家,做午饭,洗衣服,把家里收拾干净;下午和妹妹一起到村里车间串灯泡赚点小钱,串完灯泡还将数字登记在小本子上,然后再去摘菜。 周日凌晨起床,卖菜,下午为田里庄稼打药,回家做作业,六点钟赶到学校上晚自习…… 脚步匆匆,双休日就这样过了。菲菲说,每个礼拜都是这样过的。 虽然每天忙碌不停,但在菲菲家那有着上百年破旧的砖木房里,一张小圆桌,四条凳子,一个灶台,加上一些农具……家中没有一件值钱的物品,却收拾得整洁有序。 在菜市场里卖菜的时候,菲菲还要与人讨价还价,与人争斤夺两,因为她要养家,因为她要上学,因为这个16岁的女孩要挑起了总年龄达160多岁的家。 在菲菲的身上,经历了太多常人所不知道的苦难,没有父亲强健的臂弯,没有母亲温暖的怀抱。四年来,曾菲菲几乎未曾感受过寻常家庭的欢乐,八旬的奶奶,残疾的妈妈,以及年幼的弟弟和妹妹,身上的担子,足以让一个成年男人喘不过气来,但苦难没有磨灭她的毅志,反而激发了她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美好的追求。 母亲神智不是很清楚,做不成事,还时常添乱。去年夏天,菜园里100多棵早辣椒苗长得正好,眼瞅着就要挂果了,菲菲还指望着卖个好价钱。那天下午,妈妈不顾家人的劝阻,独自来到菜园给辣椒除草。第二天早上,菲菲来到菜园一看,她傻眼了:辣椒苗垄已经被“除”得干干净净,100多株辣椒苗连杂草一块被堆放在园头。在菜园里痛哭了一场后回到家里,她并没有责怪母亲。“我知道,妈妈也是想帮我,只是好心做坏了事。”菲菲说。之后,她带着妹妹和弟弟来到菜园里,默默地补种上辣椒秧苗。 弟弟曾续11岁,上小学五年级。毕竟年龄还小,会时常为一些小事闹别扭。奶奶今年80岁了,身体越来越差,但她仍然希望时间过得快点,让姐弟三人快点长大,能够自食其力。 “这些年,姐姐受了很多委屈,吃了很多苦。”谈到姐姐这些年来为家里所做的一切,上初二的妹妹曾园园哽咽起来:“我做阑尾炎手术,是姐姐如母亲一般守在病床前;弟弟半夜发高烧,是姐姐背着他敲开村卫生所的大门;妈妈生病了,抓药喂药,全是姐姐。可我们却从没有看到姐姐病过。妈妈这个样子,弟弟又还小,如果没有姐姐,真不知道生活会怎样?” 离中考还有十几天,谈到未来,菲菲矛盾地诉说,她最大的梦想是上高中考大学,但是考虑到家里的实际情况,她想去读师范、读职校或是直接出去打工,早点参加工作,让弟弟妹妹上得起大学。然而她现在最担忧的是,自己毕业出去了,妹妹能否接过她的扁担,挑起家里的大梁? 编者按: 当读完这个90后女孩的故事,我们心疼她羸弱的双肩承担的苦难,我们读懂了她清秀脸庞上透出的坚强,我们敬佩她对家人的责任,我们感动于她对生活的感恩,我们更感谢她给芸芸众生上了生动的一课—— —无论生活对你如何不公,也永远不要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晨报创刊以来,刊发的人物少说数百,这个90后女孩无疑是最美的一个,记者采访的人物无数,她是最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今,菲菲的梦想很简单,进入师范或者职校,尽快参加工作养家,让家人早日摆脱贫瘠和苦难,然而面对现实,这个看似简单的梦要实现却并不简单。如果读者您感动了,能否伸出援手扶菲非走过最艰难的一程,一人一点爱为这个最美女孩点亮梦想的光芒。



友情链接